一場藝術對話舞蹈的多元感官體驗

2018-08-14 09:36:14

 

近日,紅磚美術館攜手北京現代舞團共同推出的“奧拉維爾·埃利亞松:道隱無名”展覽特別互映項目《形隱·不離》在紅磚美術館進行演出,貝森豪斯設計團隊有幸親臨現場見證這場更加多元化的藝術詮釋。

 

 

 

《道隱無名》&《形隱·不離》


“奧拉維爾·埃利亞松:道隱無名”展覽營造了特定的自然現象如光、霧、影、水,或探索運動和幾何學。《形隱·不離》由高豔津子編舞,北京現代舞團全員演出,共分為《光》、《風》、《影》和《水》四件演出作品,以別具傳統意境的視角和基於身體直覺的當代演繹,與埃利亞松的作品進行哲思性的互映藝術分享。

 

《道隱無名》

(The unspeakable openness of things,2018) 


“我只完成了作品的一半,另一半是由你們來完成的。我想讓觀眾也成為藝術家,和我一起來完成這次展覽。”——奧拉維爾·埃利亞松


這件特定場域作品《道隱無名》是藝術家為本次展覽的最新創作,懸浮著對抗來自地心的引力。在充滿黃色光的展廳中央懸著一個巨大的圓環,中間一圈安裝著單頻光,藝術家只製作了半個圓環,另一半則是鏡面折射的影像。進入展廳的觀眾也成了作品的一部分,抬頭就能看到鏡中的自己。


無論你穿的多麼絢麗多彩,在進入這一空間後只剩下了黃色和黑色,就像是黑白照片一樣,在這裡,視覺對於色彩的感知力被剝奪,除了黃色的背景,大家似乎穿著的都是黑色的衣服。

 

《形隱·不離》-《光》 

舞者在觀眾間進行表演

 

 


 《未思之思圖志》

(Map for unthought thoughts, 2014)


“這些交錯的網來自於一個數學運算式,代表著我們的未思之思。什麼叫未思,就是我要思考一個事情但是我還沒有開始思考。”——奧拉維爾•埃利亞松


埃利亞松的作品,有一種自帶的冥思特質,總是在真實和虛幻間遊走。這種一半真實一半虛幻的藝術語言。牆面上交錯的影子源於中間燈光照射下的網格裝置。隨著燈光的移動,影子在緩慢地變化。


他鼓勵大家在這個空間裡去尋找四種自我,真實存在的自我,反射在鏡子中的自我,映照在牆壁上作為影子的自我,以及在內心中的自我。

 

《形隱·不離》-《影》

舞者們身裝黑衣,在奔跑與旋轉中完成夢想與愛

 

 

《水鐘擺》

(Water pendulum, 2010)


黑暗的展廳中,一條打開的水管從屋頂垂下,水管的強大壓力使水流在空中進行無序的運動,如一條水鞭在靈活的翻轉扭曲,頻閃的閃光燈將無序的運動凝結為一個個瞬間。


埃利亞松想要用這一方法將時間停留在那一刻。但眼見之物並不為實,被閃光斬碎的那一瞬間有一種不穩定感。作品中用到的水是可迴圈的,流在地上的水被收集起來並重新注入水管中。

 

《形隱·不離》-《風》

高豔津子獨舞

 

 

《聚合彩虹》

(Rainbow assembly, 2016)


“我想探討的是一種建築的去物質化。不是一個具體的有鋼筋水泥結構有固體的建築,而是每個人走入其中,由燈、光、顏色、水所產生了一個隻在那個瞬間存在的建築物。建築是可以柔軟的,有的時候柔軟反而就是強大。建築的空間其實和你所站的位置有很大關係。正如這些彩虹,你走在不同的位置或是站立不動時看到的彩虹都是一直在變化著的。”——奧拉維爾•埃利亞松


作品《聚合彩虹》,“聚合”代表著不同的部分聚集在一起進行合作,就像是一個議會中由不同的議員組成,大家坐在一起來共商國家大事;也像是彩虹,由不同顏色組成美麗的風景;也像是不同膚色的我們一同生活在地球上,相互合作相互理解。在黑暗的空間中洋洋灑灑的細碎水珠形成了環形的水幕,噴水裝置是家庭用的花園灑水器,在周圍的天花板上安裝著一圈聚光燈。

 

《形隱·不離》之《水》


“整個環形的水霧象幕布般飄落,進入水幕可見七彩的水光,水無處不在,隨物賦形,呈現著生命的無限可能。意象歸隱,肢體有形;裝置如凝固的舞,舞是律動的裝置。我和舞者們將會在這充滿無限想像的宇宙中等你走進,願我們在交匯的相見中‘形隱·不離’……”——高豔津子


高豔津子與埃利亞松的碰撞,打破了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的局限,在埃利亞松營造的“自然劇場”中,用身體的舞蹈探索宇宙,讓觀眾沉浸在感官刺激之中,尋找和觀看自我的同時,進入了全新的冥想境地。

 

 

 埃利亞松&高豔津子

 

奧拉維爾·埃利亞松


奧拉維爾·埃利亞松(生於1967年,冰島/丹麥)是一位元涉獵廣泛的視覺藝術家,運用裝置、繪畫、雕塑、攝影和電影等媒介創作。自1997年至今,他在世界各地的重要博物館舉辦的個展為他贏得了廣泛的讚譽。埃利亞松的公共空間項目包括2008年的《紐約市瀑布》(The New York City Waterfalls)以及分別於2014年在哥本哈根、2015年在巴黎展出的《冰鐘》(Ice Watch)。


“觀看舞蹈啟動了大腦中基於動作的活動。我試圖尋找將一個想法轉化為實際行動的連結。舞蹈恰恰是用身體在指定空間中將我們的想法轉化為我們所做的事情。”——奧拉維爾·埃利亞松

 

 

多年來,埃利亞松不僅關注藝術創作本身,更加關注觀眾如何理解感官體驗,以及這種體驗如何激發變革。


在此之前,來自世界各地的舞者曾以舞蹈為媒介參與到埃利亞松的作品生成中,包括倫敦泰特美術館渦輪大廳的《氣候計畫》、達拉斯那西爾雕塑中心的作品《不確定的美術館》及巴黎先賢祠廣場前的《冰鐘》等。另外,埃利亞松曾使用鏡子和彩色螢幕的組合為韋恩·麥克葛列格(Wayne McGregor)的芭蕾舞劇《密碼之樹》(2017)創作抽象舞臺場景。



高豔津子


高豔津子,北京現代舞團藝術總監,加拿大現代舞學院藝術總監,1995年底加盟組建北京現代舞團。高豔津子的藝術靈感不僅來源於她深厚的傳統舞與現代舞功底,同時也滲透著她的哲學觀。作為多年堅持藝術實踐及創新的藝術家,多次受國家大劇院經典藝術講堂邀請,舉辦公益講座及工作坊,將自己多年的舞蹈心得及創作領悟與更多的藝術愛好者分享。主要作品包括:《三更雨·願》、《覺》、《十月·春之祭》、《談·香·形》、《水問》、《二十四節氣·花間十二聲》和《十二·生肖》。


“我是一個舞者,我想在你那兒跳舞,可不可以,怎麼跳?”

 

 

因為一次偶然,北京現代舞團藝術總監高豔津子進入紅磚美術館,看到奧拉維爾·埃利亞松的世界,在一瞬間便被震撼了。受作品觸動,高豔津子內心只有一個聲音:舞蹈吧,宇宙看得見。


於是,一場當代藝術和舞蹈的對話就此展開。